香港开奖结果王中王特马中心,香港内部透特

你好!我來自1997香港青年吳國樑:投身“中國製造” 忠於熱愛 源

  • 时间:2022-09-18 01:0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發佈時間:2022-07-05 12:52:22來源:我蘇網作者:責任編輯:孫磊

  他們,出生於1997,恰逢盛世,與香港特區同歲;他們,成長于1997,經歷巨變,與時代同步伐;他們,發展于1997,懷揣理想,與祖國同心跳。廿五年過去,他們身上留下鮮明的時代印記。躬身前行,服務祖國建設是他們共同的選擇。

  為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5週年,江蘇廣電總臺我蘇網策劃推出《你好!我來自1997》系列融媒體報道,用真實的鏡頭和細膩的筆觸展現青年人鮮活的成長故事和精彩的奮鬥經歷,深刻記錄他們與祖國同心共進、追逐美好未來的赤誠夢想。

  盛夏午後,烈日當空,蟬鳴聲聲。在無錫錫山區安鎮街道萬全路上,國宏工具的廠房已經火熱開工。

  無錫錫山區,鄉鎮企業和民族工商業的發源地,重工恤商、務實奮進、實業興邦的工商基因在這裡流淌了千年。

  兩年前,1995年出生的香港青年吳國樑從德國回到錫山投身製造業,從爺爺開始,他們祖孫三代已經在這片土地上奮鬥了20多年。

  會議室裏,打開投影,拿出刀具。此時,吳國樑正在跟同事們討論一款刀具的品質數據。

  在福建出生,在香港上學前班,在深圳度過小學時光,在無錫完成中學學業,現在又從德國留學畢業再回無錫......與祖輩大半生都在香港輾轉打拼不同,成長道路上,吳國樑與香港的相處時間並不算長。

  吳國樑的爺爺吳天賜出生於福建晉江,在32歲那年離開家鄉來到香港創業。而吳國樑的父親,從小在香港長大,已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香港人。

  1997年,在福建創業的父親回到香港,將工作重心從原來的酒樓生意轉到製造業上,2歲的吳國樑便跟著父母第一次來到了香港。對香港回歸祖國那歷史性的一刻,吳國樑並沒有太多的記憶,而是在慢慢長大的過程中,才開始了解那一天的特殊意義。“對於我家人來講,這是一件很有歸屬感的事情。”

  “從1970年爺爺在香港創辦國泰達鳴金屬製品廠算起,我們家從事製造業已有50多年了。”作為紮根內地的第一代港商,爺爺吳天賜有著那一代人特有的拼勁和情懷,時刻關注著內地社會經濟發展的新動向,尋找著為國效力的機會。1987年,借著大兒子專做小插件的利寶嘉工業有限公司,吳天賜將利寶嘉的工廠和國泰達鳴公司的加工部搬往深圳寶安觀瀾鎮。深圳特區成立後,國泰製品廠更是全部搬到深圳開張,擴大生産規模。

  談及爺爺和父輩們的創業經歷,吳國樑耳熟能詳。乘著改革開放的東風,國泰達鳴也早已由最初的五金廠發展成為如今在深圳觀瀾、江蘇無錫、遼寧大連、廣東東莞、福建安溪、河南漯河六個生産基地均擁有現代化生産線的大企業,迎來了騰飛機遇。

  而每逢長假,吳國樑便會與父母回到香港看望爺爺奶奶,與親人朋友聚會。“對我來説,香港意味著親情,代表著與家人的團聚。”家族的牽絆、親緣的紐帶、團圓的喜悅,組成了吳國樑心裏的這份與香港無法割捨的牽絆。

  盛夏時節微風拂過,橋下的河水被映照得波光粼粼,樹木的光影被打在兩旁的青磚白墻上,伴隨著鳥叫聲聲,一幅江南水鄉山水畫躍然眼前,這裡就是“江南第一古鎮”的梅裏古鎮。走過橋去,便可以看到江南名剎泰伯廟。

  無錫是吳文化發源地之一,泰伯奔吳的梅裏古都所在。1987年,作為香港吳氏宗親會會長的爺爺吳天賜來到無錫,除了公司業務往來,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應邀參與泰伯廟的修繕工作。

  自那以後,吳天賜與其他海內外吳氏宗親每年都會在無錫籌辦吳文化藝術節等一系列活動。每年前來無錫的這段旅程,也成了吳國樑童年無法抹去的記憶。走過江南水鄉的青磚白瓦,“對我來説更像在成長過程中找尋一些‘根’的記憶。”

  從略顯孤寂的伯瀆河,到現在的梅裏古都,吳國樑和眾多吳氏宗親一樣,見證了梅村的成長與發展。2002年,父親吳健新所在的國泰達鳴集團,廠房就在梅村。一到假期,吳國樑常常會跟著母親來到這裡。

  “那個時候我們就住在梅村,記得當時的路不是很好,出門不太方便,晚上也經常會停電。”初到無錫,與父親團聚的幸福感還沒有完全被消化,生活上的落差感便顯現了出來。但那時的小小少年並沒有意識到,正是這淺淺的苦楚,最終化成了生命中時刻相伴的喜悅。

  2004年,父親創辦了國宏工具系統(無錫)股份有限公司。後來,公司穩步發展,父親長期需要待在無錫,11歲那年,吳國樑也正式跟隨母親從深圳來到無錫安了家。

  “對我來説,無錫是一個特別的城市,是我現在的家。”回憶起最初的相遇,吳國樑滿是感慨,“這些年這裡的發展太快了!現在的無錫,不僅每人平均GDP登上全國大中城市第一,而且在飲食、交通、醫療,還有平時日常生活的購物都比之前方便了太多,變化非常大。”

  “為什麼這些刀具有長有短?就像削鉛筆一樣,合作商在第一次使用過這些刀具後我們會進行二次加工,增長使用壽命……”

  在生産車間,吳國樑饒有趣味地擺弄著大大小小的刀具。“你們看這台機器放在特定的小房間裏,是因為它對工作的溫度和清潔度要求比較高,這一台,它可以用鐳射檢測刀具的一些數據……”對功能各異的車間機器,他如數家珍。

  從小耳濡目染,使得吳國樑對機械製造産生了濃厚興趣,學習機械成為了他從小在心中埋下的一顆種子。“哪做機械做得最好就去哪”,中學畢業後,年少的吳國樑毫不猶豫地張開了追夢的翅膀。

  一直以來,德國製造在全球享譽盛名,汽車和機械製造産業表現亮眼。當懷揣追夢之心的吳國樑來到德國時,心中的種子破土發芽,不斷汲取著養分向陽生長著。

  學業結束後,面對是留在德國還是回到無錫的問題,他卻沒有猶豫。兩年前,吳國樑進入國宏工具任職。如同他的祖輩父輩一樣,離開無錫十年後,無錫同樣也成為了他的第二故鄉。“回到無錫也是我自己做出的選擇,”吳國樑坦言,“對我來説,這是一种家族精神的傳承,更是一種責任和擔當。”

  從新中國成立之初一顆螺絲釘都依靠進口,到如今我國成為世界第一大工業國,在“中國製造”撐起大國脊梁,昂首走向世界的路上,離不開製造業的高品質發展。而這幾十年間,祖孫三代的奮鬥足跡也在時光雕刻中閃閃發光。如今的國宏工具,已發展成為以製造高端專用刀具為目標,擁有5萬平方米現代化廠房和一批自主的智慧財産權的創新型民營企業。

  “目前在工具領域,特別是高端的航空刀具上面,如加工薄壁件,加工複合材料等難加工材料,我們離歐美刀具品牌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吳國樑説,換句話説還是有一些關鍵技術掌握在別人的手裏。

  向製造業高端領域發起挑戰,實現刀具國産化打破壟斷,是吳國樑給自己定下的“人生追求”。他期待著,希望有一天通過自己研發團隊的努力,打破國外技術瓶頸,能夠用我們中國人自己的工具去生産自己的零件,扭轉航空領域目前依賴進口刀具的現狀。“這是一件讓人驕傲的事情。”

  另一方面,作為公司銷售經理的他,在今年年初也開闢了一條屬於自己的全新賽道。打造智慧化數字工廠和透明化車間,是他的短期新目標:以新一代的視角和力量,投身技術驅動下傳統行業的自我革命,賦能核心競爭力再造。

  晚上7點半,夜幕剛剛降臨,結束了一天工作,吳國樑來到熟悉的餐廳,點了一份晚飯。

  這片祖輩父輩已經奮鬥了近20年的土地上,已褪去了當年斑駁的痕跡。從餐廳窗口往外望去,結束了白天的車水馬龍,這座城市星光點點,流光溢彩的樓群成為夜色的點綴。

  “以前老聽長輩們説,香港是中國對外的一扇窗戶,也是世界看中國的窗口。”吳國樑緩緩道來,“現在越來越覺得,兩地的發展是互相影響的,內地有很多發展機遇和無限挑戰,給了我們年輕一代奮鬥和追夢的機會。”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 040089號-1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